11月房地产信托成立386亿居年内次低信托盈利承压

(原标题:11月份房地产集合信托成立386亿元居年内次低信托公司盈利承压)

11月底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2019年三季度末信托公司主要业务数据显示,信托资金投向房地产的余额为2.78万亿元,较二季度末减少1480.67亿元,环比下降5.05%,自2015年四季度以来,首次出现新增规模的环比增速负增长。

一名大型地产公司的高层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房地产融资的力度可谓是最强的一年,可以说是不留死角。”

57岁的滕美娟家住在田市镇公盂村前坑自然村,她母亲曾因病卧床不起达16年之久。“因为我妈的病情需要,有时候早上五六点钟,有时半夜两三点钟,柯医生都赶到家里来为她量血压、挂瓶。”滕美娟回忆道,“山里的冬天特别冷,电话一打过去,柯森海要冒着刺骨的寒风骑电动车来上门看病。我妈说,像他这样随叫随到,连亲生儿子都没这么好。”

像送病人回家这样的事情,几乎每个来看过病行走不太方便的村民都有过类似的经历。有些村民家离得远,盘山公路上去,一来一去得花不少时间,柯森海像待自己亲人一样送回。他说,这些留守老人的儿女在外,出行不方便,自己帮点小忙是应该的。

而刚过去的10月份、11月份,从第三方统计数据来看,房地产信托的萎缩更是明显。用益信托在线统计数据显示,10月份房地产集合信托成立304只规模338亿元,位于年内最低点,不过10月份有长假因素,工作日较少,集合信托成立规模历来位居各年低点。如在今年9月份,地产信托成立数量曾达到462只,规模曾达到744亿元;11月份,集合信托成立规模总计386.45亿元,较10月份并未明显增长,且成立规模为年内第二低。从全年的角度来看,11月份集合信托规模位于年内次低点更说明房地产信托在快速减少。

1981年,怀着一个“医生梦”的柯森海跟着李宅卫生院的一名医生学医。之后,他自己开了二十多年的村卫生室。

此外,部分第三方机构的统计数据也显示,房地产信托月度成立规模也更“低调”,用益信托在线统计显示,在刚刚过去的11月份,集合房地产信托共成立386只,规模386.45亿元,仅微微高于有国庆长假的10月份,为今年以来的次低点。

“作为一名基层医务人员,我必须要不断改进健康服务理念,提高服务水平。”柯森海说,扎根基层近40载,他既是一名全科医生,也更像是百姓健康的“守护者”。而面对村民的夸奖,他则腼腆地说,“这些都是分内之事。”(完)

图为:仙居县田市镇柯思社区卫生服务站医生柯森海的工作场景 王一堡 摄

没有规律的医疗服务时间是山区的特色。身处农村的柯森海,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放弃了很多休息时间,“白加黑”“5加2”,甚至是“全年无休”都是家常便饭。同时,上门送医疗服务也是他日常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定期给慢性病患者量血压、测血糖、送健康知识等,缓解百姓的就医难。

关键字: 房地产信托 信托

《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从银保监会已公布的数据来看,已有8家信托公司因为涉房地产信托违规而受罚,其中,下半年针对房地产信托违规行为的处罚更加集中。而在刚过去的11月份,银保监会就披露了两家公司因房地产业务受罚的信息,涉及的原因均包括信托资金违规用于或变相用于“缴纳土地出让价款”。罚款金额在均为数十万元,这在信托行业也是金额较高的罚单。

有信托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今年的严监管政策下,信托业的整体业务模式和业务状况都面临着不同以往的压力。当前信托业所面临的转型问题必然是“迫在眉睫”,但转型业务的方向,还有待进一步的探讨和挖掘。

柯九思村是一个偏僻的山区村,村民们想要出村到田市镇卫生院看病有28里的路程,对村里的老人来讲很不方便。柯森海留在乡村为百姓看病,无疑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除了给村里的百姓看病,柯森海还自学了针灸、拔罐,只要村民有需求,他就会热心地免费为村民们提供服务。他一楼的“诊室”也是一个“会客厅”,村民们闲暇无事的时候也会过来坐坐,聊聊家长里短。在乡亲们眼里,态度温和的柯森海就如同他们的亲人一般。

“森海经常没吃早饭就给我们看病开药,忙得连中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吃。”“我们有时半夜电话打给他,他都上门来替我们诊治。”……说起了自己与柯森海之间的“故事”,村民们纷纷向记者夸道。

图为:仙居县田市镇柯思社区卫生服务站医生柯森海的工作场景 王一堡 摄

近40载岁月坚守基层。近日,今年55岁的浙江省仙居县田市镇柯思社区卫生服务站医生柯森海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现在,村民已经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村民。“只要村民有需要,我就会一直在这里做下去。”

从目前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披露的数据来看,家族信托、小微金融信托、员工持股信托、保险金信托和慈善信托发展势头强劲,截至9月底,特色业务月度平均规模占比达到10%,行业的转型仍有较大空间。

因为不是专业医学院校出身,平时一有空,柯森海就买医学相关的教科书来自学。2010年1月至2011年12月,柯森海参加浙江省全科医师岗位培训,修完教学计划规定的全部课程。

为了方便村民随时都可以联系上他,柯森海的手机24小时开机。“我们有个头疼脑热、胸痛憋气,都找森海,无论是白天找他,还是晚上寻他,他准会第一时间赶来给我们看病。有他在村里,咱们心里踏实。”柯小新户如是说。

记者走进位于柯森海家中的柯思社区卫生服务站,一楼不到60平方米的地方,设置了治疗室、药房、观察室等,还放了两排输液椅,场地干净整洁,物品摆放有序,不时有村民进来找他看病。

在中国信托业协会特约研究员袁田看来,这充分表明,信托行业积极响应中央政策,“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进一步严格落实银保监会对房地产信托业务监管的明确要求,有效遏制房地产信托的规模增长,防范风险过度积累。

从产品的占比来看,用益信托在线统计数据显示,11月份集合信托成立1565亿元,房地产信托占全部产品的融资规模比重仅24.6%左右,而政信类产品占比回升。

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指出,今年监管对于信托业的防风险、去杠杆、严监管的政策超出以往,在2019年8月达到历史最严水平。并且文件明确了监管问责措施,这一监管态度的变化,预计会对信托业的生存环境造成较大改变。

2019年5月,村民柯小新户的老伴在干农活时伤了脚,79岁的他连续十几天用双轮车拉着老伴来柯思社区卫生服务站打吊针。早上过来,往往要到中午才打好。考虑到柯小新户年纪大,交通不便,柯森海很多次顾不上自己吃中饭,先把他老伴送回家。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房地产信托、通道业务受限,而且可能持续期会延续到明年。未来信托公司经营业绩会有一定压力,这会倒逼信托公司加快回归本源,探索发展家族信托等创新业务。不过现有的创新业务仍需要一段时间培育,尤其是需要信托公司加强与业务相关的核心能力塑造,提升业务赋能,否则很难有较好的盈利水平。”